您的位置:首頁 > 教育視野
赴美留學的中國留學生們

發布時間:2019-08-13 來源:基石中學

  美國《紐約時報》11月3日刊登了一篇題為《中國難題》的大特稿,字字句句擊中中國留學生的要害,讓人不禁感嘆:原來美國大學已經將中國留學生分析得如此透徹。

  文章說,那些急著想要增加國際知名度和校內學生多樣性的學校,已經沖去中國招生了。中國學生像是一筆天賜的財富,能夠幫助美國大學解決緊缺的資金問題;但這些學校同時也在“如何才能分辨出真正優秀的中國學生的泥沼”中掙扎。

  誰才是真正優秀的學生?

  ■原因

  申請過程由中介一手包辦

  美國大學已經漸漸開始明白,大部分中國學生都會求助于留學中介,整個申請過程由他們一手包辦。

  《紐約時報》說:“教育中介在中國扮演著長期且重要的角色。招生專家說,中國學生將重心放在課業上,也許從沒寫過一篇個人論文。另外,推薦信這樣東西在中國幾乎毫無意義。而中介能夠提供的一項重要服務就是引導整個申請流程,讓它看起來就像在外國辦事那樣。”

  一些中介會在申請材料上作假。

  堪薩斯州立大學國際招生部主管劉易斯說,他曾收到過來自同一家中介明顯的偽造材料——申請的5個學生身處不同的城市,但使用了同一家銀行的戶頭;5份成績單中有3份一模一樣。

  去年,一個機構出版了一份調查報告,報告針對250名準備赴美留學的北京高中生、他們的父母和數十家中介機構。

  報告指出,90%的中國申請者提交了捏造的推薦信,70%的個人自傳是由別人代寫的,50%的人篡改了高中成績,10%的人列出了從未得到的獎勵和成績。報告還說,這股申請的作假之風還將隨著申請人數的增加愈演愈烈。

  不為學習英語只為考出高分

  中國人會讀書,這早已不是新鮮的傳聞。眾多考過美國大學留學必備考試托福和SAT的人,無數次地證明了這一點。但是,考了高分并不意味你就有和分數一般高的能力。

  《紐約時報》說:“中國學生學習以考試為中心,高中學生花費大量時間準備高考。因此,大部分學生花上幾個月的時間苦讀英語是經常的事兒。”

  美國愛荷華州立大學招生部助理柏崔西·帕克說,他見過很多中國學生在她面前自豪地炫耀自己記住了上萬個單詞,學習考試機經(歷年流傳下來的考題和答案)和考試的答題技巧,這幫助他們能在考試中猜對答案。

  她還遇見一些學生,能在短短一個暑假的時間里,提高30分或40分的托福成績,但是他們的英語口語卻一點沒有提高。

  ■改變

  授課方式的改變

  為了適應中國學生的英語水平,很多美國教授做出了顯著改變。

  首先,減少演講形式的考試。皮埃爾教授說,過去他一學期一般要求學生演講3次,但現在盡量只讓他們講一次。因為曾有美國學生跑來向他抱怨,聽不懂中國學生到底在講什么。美國學生說:“這太讓人痛苦了。”

  其次,盡量使用最簡單的詞匯。史懷哲是金融學教授,有一次一個中國學生跑去問他:“‘升序(ascending)’是什么意思?”他說:“是因為他們聽錯問題了,還是他們不會說英語?”

  最后,很多學校開設了幫助國際學生融入美國學術生活的課程,同時也為那些班上有中國學生的教授開設研討班。

  完善招生程序

  對于那些一年只能到中國一兩次的美國招生老師來說,很難了解哪些才是真正的好學生。

  于是,今年他們開始聘請更了解中國學生的當地機構幫助招生,盡管這事兒在美國是不允許的,所以備受爭論。

  另外,很多美國學校還加大了針對中國學生的面試力度。他們有的會派人常駐中國,對學生展開面對面的面試,有些則會使用skype(視頻聊天軟件)進行視頻面試。

  針對申請材料作假的問題,美國學校開始聘請設在中國的第三方審查機構,復查學生提交的成績單。

  ■現狀

  新學期伊始……

  特拉華大學(位于美國東部)開學這天,幾十個新學生擠在一個小小的學生中心大廳里,大多穿著時尚,水磨牛仔褲搭配著亮色球鞋。他們分成兩群,一半人安靜地擺弄著手上的智能手機,而另一半則在熱烈地交談。如果你不說普通話,還真聽不懂他們在說些什么。

  人群里,有個孩子像是丟了魂,無法融入任何一方。因為,除了他是哥倫比亞人(拉丁美洲國家)以外,其他都是中國人。

  范伊蘇(化名)是這群學生中的一員,6小時前剛從上海飛到這里。和大部分被特拉華大學錄取的學生一樣,他拿到的是有條件的錄取通知書。也就是說,他必須在成功完成英語課程后,才能正式注冊入學,開始大學生活。

  范伊蘇申請的是金融專業。他說自己畢業后會回到中國,加入父親的建筑公司。當被問到你為什么要來一個離家11000多公里遠的地方讀大學,他回答說:“美國人的教育很好。”

  誰才是真正的好學生?

  《紐約時報》說:“這種看法在中國廣泛流傳。”

  事實就是,赴美讀書的中國留學生數量在幾年內激增,這讓美國大學震驚。不像韓國和印度,他們一直在向美國輸入大量學生,但數量一直保持平穩。今年到美國讀書的中國學生是3年前的3倍,共有4萬人,已經躋身美國第一大國際學生團體。

  那些能為國際學生提供特殊語言課程的大型公立大學特別受中國學生歡迎,特拉華大學就是最好的例子,在校的中國學生從2007年的8人飆升至今年的517人。

  這些孩子基本都來自國內迅速擴張的中產階級。他們能夠支付全額學費,無需獎學金,有助于解決美國大學緊張的預算問題。

  另一方面,他們也給美國大學帶來了巨大的難題——到底誰才是真正優秀的“中國好學生”?

  ■問題

  為什么要這樣說呢?這還得從中國學生在美國讀書過程中暴露出來的問題說起。這些問題讓美國大學驚呼:“他們和申請學校時,個人自傳里、教授推薦信里形容的那個人是同一個嗎!

  作弊、剽竊問題很嚴重

  今年在堪薩斯州立大學秋季學期中,學校發現有幾個坐在教室里的學生的相貌和他們在幾個月前參加托??荚嚂r拍攝的相片完全不同。這證明他們的托福成績是別人代考的。目前,堪薩斯州立大學已成立了一個起草處理托福作弊政策的委員會。

  去年9月,在特拉華大學紐瓦克校區的新生報到會上,語言學院主管斯科特·斯蒂文站在幾乎坐滿了學生的劇院舞臺上。他身后的大屏幕展示著一張巨大的照片——兩個白人學生坐在課桌前,其中一人試圖偷看另一個同學的卷子。斯蒂文告訴主要是中國學生的觀眾:“你們都很聰明,所以就用那份聰明完成自己的卷子。”

  斯蒂文坦言,面對人數激增的中國學生,防止抄襲幾乎成了他們的首要工作。

  英語水平跟不上

  《紐約時報》說:“中國學生英語水平有限。雖然他們優秀、努力,但還是無法和同年級的美國同學處于同一水平。”

  馬達蒙(化名)就讀于語言中心的銜接課程,這是最高級別的語言課程,從那里畢業的人就可以正式開始大學課程。

  他的第一堂課是中國古代史,幾個星期下來,他無法完全聽懂課程。他說:“我大概能聽懂70%的內容,沒法聽懂具體在說什么,一些細節和單詞聽不懂。”

  有很多學生最開始都以為自己讀上幾個月的英語課程就可以,結果卻在語言中心里待了一年多,為每8周的課程支付2850美元(約合人民幣18000元)。

  有5%的中國學生在大一課程開始前,就已從語言課程中退學。

  死寂的課堂嚇跑了外國同學

  去年秋天,一共有35名學生注冊了肯特·皮埃爾教授的中級會計學課程,其中17人來自中國。很快,美國學生都不見了,教室里只剩下3個美國人。

  為什么美國學生都逃跑了?他們說:“課堂上實在太安靜了。”

  《紐約時報》說:“在亞洲的很多學校里,設置大量課堂討論是相當反常的。皮埃爾教授認為,同理,如果把一群美國學生放在中國學校的課堂上,他們將會變成一群合不攏嘴的話匣子。

  皮埃爾教授補充說,“中國學生的平均成績不會比其他本科生差。”這從某種層面上反映了中國學生在定量分析方面的過人能力,在無需精通英語的商科和工程專業里占有優勢。

  ■為何仍然愛招中國學生?

  有的為名有的為利

  就在不久前,某網站的湯姆老師接到美國一所大學教務長的電話,他讓湯姆老師幫助招收250個中國學生。當被問及為什么要招那么多人時,該教務長說,他們學院正面臨嚴重的預算赤字,需要有人填補。他說:“我們需要額外的、能夠獨自承擔學費的學生,在中國能找到很多這樣的人。”

  事實上,中國已被視為一個巨大的留學生市場。當美國俄克拉何馬基督教大學決定招收國際學生時,他們首先想到的就是中國,該校國際項目負責人說:“中國就是我們的目標。”

  也有人不這么認為。特拉華大學的哈克博士說,他拒絕接受這種說法,“從新澤西來的學生也要付學費。對于我們來說,主要是為了增加校內學生的多樣性和學校的國際知名度”。

上一篇:呂型偉:要談教育創新,先讀教育史吧!

下一篇:美國通識教育:質疑的力量

版權所有?基石中學
豫ICP備12023911號-1  技術支持:鄭州網站建設
狠狠色狠狠色综合日日,米米影院,欧美日韩亚洲国产一区二区